法律

PokemonGo让全世界上瘾了

2018-10-17 05:07:4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见习记者 金淼 实习生 汪家欣

随着手机突然一阵震动,打开摄像头,你面前的办公桌上,赫然出现一只正朝着你翩翩起舞的蝙蝠。

一款名为《Pokemon Go》(又名:《口袋妖怪 GO》、《精灵宝可梦 GO》)的手机游戏火爆全球。既引发了交通事故,造成警局混乱,但也能“治愈”社交恐惧症,这些发生在国外看似天方夜谭的诸多真实事件,都跟这款手机游戏有关。

7月,由任天堂、口袋妖怪公司和谷歌Niantic Labs公司联合制作开发的手游《Pokemon Go》上线。澳大利亚、新西兰、美国、欧洲,这款游戏所到之处,都引发玩家疯狂追捧。而虚拟与现实的结合,除了带给玩家新颖的游戏体验外,也带来了很多前所未有的社会问题。

年轻人午夜追逐精灵

午夜,澳大利亚墨尔本市郊,街上行人稀少,行驶的车辆也寥寥无几。

开车时,李利不时用眼角余光瞟一下手机屏幕,眼看着“精灵皮皮”的脚印从三个变成两个,变为一个。这意味着,这个他一直想要收入囊中的小精灵,离他越来越近了。应该不到100米了,李利随即将车停在路边,拿着手机四处寻觅。在一个路口左转后,“皮皮”出现在了李利的手机屏幕上。这个精灵的CP(战斗力)显示为304,李利连续抛了两次“精灵球”过去,终于成功捕获了这只小精灵。

李利今年20岁,是一名在澳大利亚的留学生,恰逢澳大利亚是《Pokemon  Go》的首发地,游戏一上线,他就立刻下载了。在常人眼里,沉迷于《Pokemon  Go》的李利几乎就是个疯子。他时常晚上9点多拉着朋友,开车出门去捉精灵。“基本上每天都开车出去,有时候要抓到次日凌晨四五点。一个跟我一起捉精灵的朋友,现在都快成我女朋友了。”李利笑着说。

行走在墨尔本市区,李利和他的朋友经常会互通有无,告知在哪里能遇到比较稀有的精灵。为了能扩充自己的精灵大军,李利还加入了一起捉精灵的微信群,群里的话题就是讨论怎么捕捉以及培养各种精灵。如今,李利的网络社交活动基本都是围着这款游戏转,聊天的话题、微信朋友圈晒图都是宠物精灵。而在网络之外,他的现实生活似乎也奔走在一个由宠物精灵构建的异度空间里。

玩家称克服了社交恐惧

在荷兰,一名有着社交恐惧症的玩家,在下载《Pokemon  Go》后勇敢地走出家门。他从离家近的一处“补给站”开始了捕捉精灵之旅,随后,他继续走到了地图上其余两处“补给站”。这对长久未出过家门的他来说,是个不小的进步。虽然他只捉到了两个精灵,但是他觉得自己的情况好了不少。这名玩家此后通过社交网络分享了自己的经历,他坦言通过这款游戏找到了目标,这是他在近十年里从未有过的感觉。现在,他决定要每天出门捉精灵,跟更多的玩家一起交流。还有不少玩家表示,是《Pokemon Go》让他们走出家门,和更多的人接触,克服了社交恐惧。

有趣的是,33年前,任天堂发明了红白机游戏,成功地将一大批青年人留在家中,创造出“宅男”这一概念。而33年后,任天堂携手谷歌通过AR(增强现实)和LBS(基于位置服务)技术,鼓励更多的年轻人走出家门。在《Pokemon  Go》中,游戏中的地图和现实世界是关联的,地图会根据玩家的位置实时更新游戏中精灵的位置。如果想要捉到更多精灵,玩家需要在真实的地图上经常更换地点。要孵化游戏中的精灵蛋,玩家只有通过走路累积里程这一种方式,别无他法。

引发交通事故层出不穷

借助这款游戏的社交功能,不少商家趁机来招徕客人。纽约一家披萨店的老板发现自己的店铺被设置成“补给站”后,就在《Pokemon Go》的商店里购买了诱饵道具,在吸引大量精灵的同时,也引来了大批玩家。“一大批小孩子和他们的父母来到我的店里买披萨和饮料,直到诱饵功能消失。”

据悉,麦当劳在日本的3000多家餐厅,也将变成这款游戏中的“补给站”或“道馆”。“传统手游一般的盈利模式都是通过广告和卖道具给想要快速升级通关的用户,而《Pokemon Go》将游戏产业与传统行业做了很好的结合。”手机游戏开发师姜华说。

与现实的紧密结合也给《Pokemon Go》 带来不少麻烦。在美国密苏里州,有歹徒专门在夜里等在游戏中的“补给站”或“道馆”旁实施抢劫。而就在前阵子,《Pokemon Go》曾把澳大利亚的一所警察局设置成“补给站”,不少玩家夜里刷着手机,试图进入警察局,这让澳大利亚当地警方颇为头疼。由于玩家在移动的同时还要紧盯手机屏幕,这款游戏引起的交通事故更是层出不穷。

早已拥有庞大群众基础

“AR技术和LBS技术并不是两项全新的技术。之前这些技术可能会受到移动互联网发展的局限,但是现在智能手机几乎人手一台,人们再也不用像以前一样需要依靠游戏手柄才能玩游戏了。”姜华说,智能移动终端的的广泛普及让LBS与AR技术得到更多实地运用的机会,这种大环境是《Poke-mon Go》成功的重要契机。

《Pokemon Go》也不是款融入AR和LBS的游戏,早在2012年谷歌Niantic  Labs公司就推出了一款名为《Ingress》的手机游戏。“但是《Pokemon Go》是款将LBS与AR结合后火爆全球的游戏。”姜华说。

“其它游戏就算运用了这两项技术也很难红。”任天堂玩家徐天说,“《Pokemon Go》游戏爆红很重要的原因就是Pokemon在此之前已经拥有了庞大群众基础。今年是《口袋妖怪》游戏首次登入Game Boy的20周年,在这20年里,《口袋妖怪》 积累了大批粉丝,而由其衍生出来动画片更是许多‘80后’、‘90后’ 童年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这种‘80后’、‘90后’耳熟能详的任天堂IP出现在手机上,这本身就是下载量的保证。”

国内手游产业创新乏力

目前《Pokemon  Go》没有在国内上线,但是国内的不少玩家纷纷采用各种网络手段去下载游戏,更有不少游戏厂商推出了山寨版、破解版。足不出户,身处上海的玩家就可以通过技术破解,奔走在纽约的时代广场捕捉精灵。因为破解版上玩家可以用超乎现实可能的速度移动距离,他们戏称自己为“飞机大军”。而游戏方显然已经注意到了这些利用特殊手段参与游戏的现象,这些“飞机大军”近期频频被封号。

“对于中国游戏开发来讲,技术永远都不是问题。AR技术我们很早就掌握了,只是没能与游戏结合,开发出创新的玩法。而国内游戏产业有个不好的现象,只要见到好的产品,就会有人去山寨,山寨的游戏通常换汤不换药,这种做法已经很久了。”姜华说。

国内游戏产业山寨问题确实由来已久。2013年10月,一款与暴雪知名游戏《炉石传说》相似度极高的国产手游《卧龙传说》一上线,就遭到了不少玩家的抵制,游戏在规则、标志和界面上都有不同痕迹的抄袭行为,随后,暴雪连同这款游戏的合作伙伴网易一同把推出这款山寨游戏的游易公司告上法庭,法庭审理过后要求游易公司停止侵权行为并作出相应的经济补偿。

“国内一款手机游戏3个月到6个月一定要出来,只有这样才能保证利润的迅速回流。别的公司开发出来了,我可以迅速地去复制,这样做的成本很低,在这样环境下,很多人都不愿意创新。”姜华在采访时表示出对国内手游产业创新乏力的无奈。

抛圆机
华润置地凤凰城三居室户型图-武汉
上海机电设备
抛撒机
华润置地凤凰城价格
上海湿水纤维夹筋牛皮纸胶带
抛料机
华润置地凤凰城图片
湿水牛皮纸胶带图片
分享到: